职工之窗
中国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杂交水稻之父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论文论著 区划所出版书籍 茶叶所出版书籍
世卫官方开发疫情追踪神器,要康健还是要隐私?让民众自愿互助
作者:湖南省水稻研究所来源:湖南省水稻研究所时间:2020-03-26 13:55:00

文|学术头条

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规模内的连续流传,尤其是无症状熏染者的大量存在,使得我们每一小我私家都可能袒露在庞大的熏染风险之中。

我们日常接触的人群中或许就有潜在的熏染者,我们也很难知道自己是否熏染上了病毒,有没有遇到过被熏染的人。同时,尤其在外洋,许多人当前很难相识到所在社区的病毒盛行水平如何,如果泛起症状,许多人似乎也不清楚可以去那里做检查或找到治疗方法。

正如 Nature 最新报道,预计凌驾 6 成新冠患者无症状,可能引起新一轮疫情发作。

为了资助全球各个国家的民众解决这些问题,由一群医生和工程师配合开发的一款应用法式,已经获得了世界卫生组织 (WHO) 的认可,这也将成为世卫组织的官方应用法式,来资助世界各地的人们应对 COVID-19。

向导这项事情的美国医师 Daniel Kraft 上周表现:“我们正在组建一支由技术复仇者组成的特殊团队,来开发这款应用的第一个版本,希望能在下周公布。”

同时,世卫组织数字卫生和信息主管 Sameer Pujari 也证实 Kraft 正在与世卫组织的互助。不外, Pujari 拒绝透露有关这款应用的更多信息。

新冠肺炎追踪神器

Kraft 将这款应用法式形貌为 COVID-19 的导航软件,它能够为用户提供导航建议,不外并不是平常出行门路导航。其目的是让应用法式为人们提供当地信息,并将人们的数据反馈给公共卫生部门,以提高应用法式的准确性。

平常我们使用的智能手机,能够时刻记载我们的 GPS 位置历史信息,因此这一数据特别适适用于追踪新冠熏染者和接触者,公共卫生官员们也可以凭据其中的数据分析,来确定受熏染者曾与谁接触。

按传统的方法,卫生部门会要求携带病毒的人回忆他们的运动,然后找到可能熏染病毒的接触者,让其举行自我隔离。

但在这个应用法式上,可以通过检察被熏染者手机中存储的位置记载,并将这些信息与其他人的数据举行交织联系,公共卫生政府就可以迅速而准确地确定谁是密切接触者,谁处于危险之中。

Kraft 表现,该应用的第一版将只包罗基本功效,其设计仍在不停变化中。他的首要任务是让这个应用法式尽快进入谷歌和苹果的应用商店。“完美是善的敌人,” 他说,“我们想要为接下来连续生长的冠状病毒和其他盛行病奠基基础。”

当用户安装该应用法式时,他们首先会看到世卫组织关于如何维护自身宁静的信息提示,包罗洗手指南和保持社交距离。然后,一个类似谈天机械人的界面,会询问用户是否有相关症状,引导他们举行自我评估,并在须要时引导他们到当地站点举行检测或治疗。之后,该款应用法式可能还会告诉需要治疗的人们,四周的哪些医院有可用的床位。

为了提供个性化的信息,该应用法式还会询问用户的年事、位置和首选的语言。Kraft 表现,该应用法式最初将以世界卫生组织的六种官方语言提供服务,并可能凭据用户的年事调整信息。他表现 “我们需要以差别的方式向婴儿潮出生的一代(指二战后出生的一代人)和千禧一代(年轻人)转达信息。”

Kraft 是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的医学主席,在已往几周内他发出了寻找互助者的呼吁,现在团队成员已包罗微软前首席数据科学家、谷歌前工程司理、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Ramesh Raskar 等。同时他还在为这款 WHO COVID 应用法式寻找志愿者,并将项目开源到了 github 上。

Kraft 表现,该应用的第一版将不会包罗联系人追踪功效,只希望它能尽快上线运行。为了实现对接触者的追踪,该应用法式一开始主要会依赖于 Raskar 的已有结果。

不久前,Raskar 团队公布了一款名为 “Private Kit: Safe Paths” 的应用法式原型,该应用法式最多可以存储用户 28 天的 GPS 位置数据,每 5 分钟记载一次。如果用户的新冠病毒检测效果呈阳性,他们可以选择与卫生官员共享最新数据,以提醒其他人可能会受到熏染的所在。

下载该应用法式后,需要用户同意共享位置之后,才开始跟踪记载。在以后的版本中,该应用法式将以加密的方式,将人们的位置信息与那些已经选择使用该服务的受熏染人群的位置记载举行交织分析,以警告用于与受熏染者的潜在接触。

同时,Raskar 团队也正在努力确定需要几多人使用该应用法式,才气有效地控制疾病流传。

Raskar 的团队也公布了一份白皮书,讨论了在建立应用法式阻止流感大盛行时掩护小我私家隐私的难度和须要性。Raskar 说道,“如何开发出一款有用的工具,且不让它最终成为监控的工具,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阻止病毒流传,还是掩护隐私?

阻止病毒的流传,首先需要做的是迅速找到并隔离熏染接触人群,而 Kraft 团队正在开发的这款追踪 APP,似乎正是控制感染病扩张的利器。

可是,使用手机位置数据来跟踪熏染者的移动,并警告可能受到熏染的人,这又会涉及隐私问题。

盛行病学家们现在也正在讨论,这样的应用法式是否应该在欧洲和美国使用,以及这样做的利益是否大于隐私问题。

牛津大学感染病盛行病学家 Christophe Fraser 与临床医生 David Bonsall 及其同事一起设计了一个数学模型,以模拟 “瞬时数字接触追踪” 将如何影响病毒的流传。

首先为了制止盛行病,卫生官员必须将病毒的基本感染数(即每个熏染者病毒流传的平均人数)淘汰到少于一个。该小组对一个相关场景举行建模,如果一小我私家的新冠检测效果呈阳性,并立刻通知其联系人,这将有可能将病毒的基本感染数控制到阈值以下。

Fraser 说道,“对我们来说,追踪接触者很显着正在解决一个主要问题。” 现在,他的团队正在为包罗英国在内的几个欧洲政府提供数字跟踪方面的建议。英国国家卫生局也在 3 月 19 日宣布,正在开发一种新冠病毒接触者追踪应用法式。

现在,谷歌和 Facebook 也在与美国政府就共享匿名位置数据举行讨论。而在拥有欧洲最严格的数据隐私掩护措施的德国,为了追踪患有或可能患有新冠肺炎的人,只允许根据执法例定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目的,将数据限定于收集特定人群。

艾伦 图灵研究所的伦理学家 David Leslie 说道,“我们生活在数据泛滥的时代,但大盛行的紧迫性不得不让政府和民众权衡隐私的价值,以及收集数据可以挽救百万生命的可能性。”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 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上周末在《金融时报》揭晓了一篇长文《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表达了对隐私的担忧,也畅想了未来的情况。他表现,近年来政府和公司都在使用越来越先进的技术来跟踪、监视和利用民众。但如果我们不审慎的话,现在的这种盛行病可能将是人类监控史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他提出了一个设想,政府如果要求每个公民天天佩带生物特征识别手环,以监测 24 小时的体温和心率。所得的数据通过政府的算法举行存储和分析,这些算法甚至会在症状泛起之前就知道你生病了,而且还知道你去过那里以及遇到了谁。这样熏染链可以大大缩短,甚至完全切断,可以尽快停止盛行病的伸张。

这样的做法在疫情期间确实对阻止盛行病的伸张大有益处,可是其中的毛病也很严重。当收集我们生物识别数据的时候,政府和公司将比我们自己更相识自己,他们不仅可以预测我们的感受,还可以利用我们的感受,并向我们出售他们想要的任何工具,从产物到政治看法。

细思极恐的是,当我们寓目视频时,他们可以监视我们的血压和心率变化,从而可以相识使我们发笑、哭泣以及使我们真正生气的原因。

虽然,生物特征识别可以作为政府在紧迫情况下接纳的暂时措施,一旦紧迫情况竣事,这些措施也会取消。可是,暂时措施有持久保持下去的庞大惯性,而且新的紧迫情况也可能会再次泛起。

隐私和康健之间的选择一直是个难题,赫拉利强调,我们应该同时享受隐私和康健,当使用跟踪应用法式时,我们应该让民众有知情权,通过广泛的测试和老实的陈诉,让民众自愿互助。

参考资料:

[1]https://spectrum.ieee.org/the-human-os/biomedical/devices/who-official-coronavirus-app-waze-covid19

[2]https://www.fastcompany.com/90478703/an-app-for-tracking-coronavirus-in-your-community-is-almost-here

[3]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3/cellphone-tracking-could-help-stem-spread-coronavirus-privacy-price

[4]https://www.ft.com/content/19d90308-6858-11ea-a3c9-1fe6fedcca75

联系电话
0731-84691284